扼杀热情
😎吴邪x黎簇🍐
利马患者x斯德哥尔摩患者
谁KY爆谁头

世界亮起来了

【邪簇】背诵全文

.PWP
.NC-17
.6k+
.在帐篷里

-“而且你背上的图,我已经看了很多遍了,重要的信息,我已经都记下来了。”

黎簇起初竟单纯的认为吴邪绑架自己只是为了寻找古潼京而已,但这个想法也是建立在吴邪把自己按在帐篷里之前。
黎簇注意到吴邪把帐篷拉上了,他还悠闲的躺在几个睡袋上跷着二郎腿,他说:“王盟不进来啊?”
吴邪蹲着,衣摆垂在地上,他扭头扯起一边的嘴角,说:“关心关心你自己吧。”
“啊?”黎簇换了条腿跷。
吴邪猫着腰走过去,手套脱下来丢在了一边,黎簇把ipad举在面前翻看着几张沙漠主题的照片,吴邪夺过ipad放到了背包旁,黎簇无奈把手垂到了耳朵边,吴邪顺势按住他的双手,黎簇挣了挣,无果,嚷起来:“干嘛?又要看我背上的图了?”
吴邪只是笑没说话。
“哎哟,吴老板,这黑漆漆的,不好看,”帐篷外跳动的火光映进来,只能说是昏暗,“这事儿咱们明天天亮了再做,行不行?累死我了。”
吴邪王帐篷门那儿看了一眼,故意压低声音,说:“这事我怕明天你就不好意思做了。”
吴邪手上用了点力,黎簇轻喊:“疼!”
“疼就对了,刚开始呢。”吴邪总是挂着一种不怀好意的笑。
黎簇惊了一身冷汗,狠狠瞪着他,说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语气听起来有点恼。
吴邪用行动回答了他,他凑过去,巧妙的叼住黎簇的下唇,接着舌头探入他微张的齿关,碰上少年柔软的舌尖。

(移步评论区🙏

靠鸭我生哥是百搭吗!都好香!

【巍澜衍生】室内取暖

.罗浮生x杨修贤
.NC-17
.6k+
.无视时间差

天气转凉了,杨修贤早上在外面晃悠时还偶尔能看见南飞的鸟,天上下着毛毛雨,湿漉漉的,风吹过来都是刺骨的冷。
杨修贤踏进酒吧里,在门口留下水渍,“老王!”他叫了一声,一张白色的毛巾不知道从哪飞了过来,准确的盖在他沾了雨水的脑袋上。
天上铺着乌云,夜色好像来得早一些,酒吧里很快陆陆续续进来人,杨修贤坐在吧台边,百无聊赖的抿着一杯调配好的彩色鸡尾酒,有摩托发动机的声音由远慢慢近了,杨修贤本没想回头看,可是那要命的声音到了门口停下了。
杨修贤侧着身子回头看,一个戴圆片墨镜,穿着皮马甲的男人下了车往酒吧里走,杨修贤看不惯他,高调的家伙,他对着吧台后的老王说:“我还以为瞎子开机车呢。”
两人笑起来。
杨修贤继续喝他的酒,男人走到他的身边,把手往吧台上一搭,一只脚撑着自己半坐在椅子上,拨了拨他被打湿的刘海,轻启薄唇道:“一杯威士忌,谢谢。”
杨修贤心想还有这样的人呢。
他抱着好奇的心瞄了他一眼,男人取下墨镜挂到自己左胸前,带着半截手套,露出几根白皙的手指,他注意到杨修贤的目光,也朝他看了一眼,礼貌的笑了笑,杨修贤这才发现这个人长得还不错,长睫在暖黄的灯光下投出一片扇形阴影。
谁不喜欢好看的人呢?
杨修贤也对他笑笑,并顺便上下打量了他一遍。
老王很快端上来装在透明方玻璃杯里的姜黄加冰威士忌,男人指尖轻抓着杯沿,快速喝完了液体,剩两颗冰孤零零的躺在杯底,他摸出钱压在杯子底下,杯壁的水珠滚下去沾湿了纸币,男人又重新戴好眼镜,站起来迈步离开了。
杨修贤这次整个人都转了回去,端着长杯看着他离开酒吧再坐上车,男人似乎又注意到他,扭过头来用食指轻轻把墨镜往下勾了一点,挂在鼻梁上露出那对大眼睛,眼神和杨修贤撞在一起,他笑起来,露出洁白的牙齿,看着杨修贤愣了愣,他又得意的扶好眼镜,脸上带笑的扬长而去。
灰色的尾气拉长,马达声渐渐远去。
杨修贤手一抖,杯子里的冰块撞在玻璃上,和他的心跳重叠起来两下。
“我操...”杨修贤也笑了,他把杯子搁到吧台上,抱着双手说:“老王你信不信?明天他来我就办了他。”
“你咋知道他会来?”
“直觉,他肯定会来。”杨修贤仰头把所剩无几的鸡尾酒一饮而尽。
天气预报说连续几天都是阴雨天气,这次倒是意外的准确,细雨依旧下,杨修贤在店里坐了一整天了,摩托车的声音一直没来,老王调侃他:“哟?得相思病了?”
“去你的。”杨修贤双手反搭在沙发沿上,无奈的看着天花板。
到了该亮路灯的时候了,酒吧里几乎坐满了人,杨修贤也终于盼来了他想听的摩托声,他腾的从沙发上弹起来,压低声音喊:“快,老王,快!”
一杯装好的,之差丢两颗冰的威士忌摆在桌上,旁边整齐的放了一条毛巾,老王朝里面放了两颗冰,杨修贤过来抄起两样东西就往门口奔,差点被进门时带进来的雨水滑倒,他靠在门框上,听着摩托声越来越近。
“进来取取暖呗?”杨修贤没抬眼看他。
但是他明显是听到了。
还是那身熟悉的衣服,男人从车上下来,看到了靠在门上有意无意的玩着杯子的杨修贤,男人把手撑在杨修贤身边,声音低低的,只让他一个人听见:“等我?”
杨修贤没回答,把手里的两样东西展示了出来,说:“请你的。”
他故意晃晃玻璃杯,让冰块和玻璃撞击发出声音,黄色的酒水在方杯里晃荡很久。
男人笑着,只接过了杨修贤手里的酒,说:“谢谢。”
然后直径走向吧台坐下,杨修贤也过去坐到他旁边。
他喝酒依然是快速的,杯子一会就见了底,杨修贤以为他要走,赶紧说:“要不要和我喝一杯?”
“嗯?”男人的喉结向上滚动一下又回到原位。
杨修贤又使出他泡妞那招,先把自己的来路给人家介绍清楚了,他把身份证啪的一摆,说:“这是我身份证,要是你觉得不好玩,随时可以走。”杨修贤凑近了一些,眯着眼看他。
他轻笑一声,唤道:“杨修贤。”
声音柔和具有磁性,听得杨修贤心里痒痒的。
“我罗浮生。”罗浮生弯起眼睛笑,介绍了自己,言外之意是答应了杨修贤的邀请。
杨修贤收起身份证,站起来领罗浮生往另一边走,罗浮生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一下他,一头微卷的乱发,挽起袖子的机车服,露出好看的小臂线条,还有修长的两条腿,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是不亏的。
昏暗的房间,只有几盏彩色的灯。
杨修贤让罗浮生先进,随后把门落了锁。
装着有色酒的小杯子似多米诺骨牌,一个接一个的倒入装透明烈酒的大杯中,彩色的酒瞬间在液体中散开来,杨修贤随便端了一杯给罗浮生,罗浮生接下了,但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杨修贤,他只喝了一口,高度数的酒精已经快麻痹他的大脑,昏暗的灯光下他说:“没必要。”
杨修贤知道他在讲什么,从他手里拿回了那杯酒,一口全部咽下,火势从喉咙开始蔓延,最后包围了他的身体。
一触即发。

(移步评论区🙏

我错了 镇魂让我全程姨母笑

镇魂火得我不敢入

想吐
不吃了不吃了
结个几把爱

【修宽】护食

.第二集
.NC-17

.7k+


赵宽永上班一直都很早,每次修鹇以为他先来的时候,赵宽永已经坐在楼上设计调整方案了。
修鹇听说赵宽永和Linda单独在楼上,十分不爽的哼笑两声,快步上楼,以至于赵宽永大老远的就闻到一股酸味正迫近。
修鹇推开门,从帘后看到赵宽永正坐的笔直,脊椎绷得紧紧的,Linda肆意的摸着他的腿,变相的夸赞着五官,身体被女人逼近的脸逼得微微侧身。
修鹇刻意咳了一声,笑着搭上赵宽永的肩,挤到两人中间,Linda白了他一眼,挪了些地方,说:“修医生你也在啊?”
赵宽永愣在那了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修鹇用手指轻抚他的耳朵,指节蹭上他的脸,故作腻歪的问他有没有吃过醋,赵宽永盯着地板的纹路一动不动,嘴唇轻启,说:“没有。”
修鹇脸上虽然还挂着一丝笑意,但放在赵宽永腰上的手用力捏了捏,赵宽永挺了挺腰,他知道自已要遭殃了,修鹇把Pad从赵宽永手里抽出来,递到Linda面前,挑眉,话里带刺的道:“Linda小姐,准备什么时候过来做手术呀?”
Linda加强语气,“请叫我李小姐!”然后站起来看了看礼貌地笑着的两人,鼻子里喷气,踩着高跟鞋,鞋跟和大理石地板碰撞着,走了。
“慢走不送~”
修鹇听着Linda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便把Pad丢到一边,起身把赵宽永拉到自己坐的沙发上,双手撑在靠背上,一呼一吸都能在他的金丝眼镜上蒙一层雾气,赵宽永向后躲了躲,眼神落在修鹇衣服上的一对对鸟儿上。
修鹇俯身仔细看着赵宽永镜片下的眼睛,垂着眼帘,窗外阳光镀金的长睫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,愉悦在修鹇脸上嵌下一个深深的酒窝,“你这样的眼睛,真漂亮呢哈。”

请继续
https://shimo.im/docs/ZpuwBFMoRxI2Cxmz
(寿比南山)

Free Talk.
好早的梗了我到现在才玩 对于修宽除了开车没有其他想法了
侵犯医生我无敌喜欢 醋鸟万岁
越写越烂 爽就好

【修宽】停电

.第八集
.NC-17

.7k+

修鹇靠在赵宽永的桌子上,喝了口水,看着赵宽永一步一步的上台阶,赵宽永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,修鹇嗅了两下,说:“你去那了?”
“嗯。”赵宽永在回来之前处理好了三明治里肉块的气味,不过修鹇还是闻出了咖啡店的气息。
修鹇站好,把位置让出来,说:“也不早点告诉我一声,来,沙拉。”他把口袋提过来,塑料摩擦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刺耳。
赵宽永走入应急灯的光线范围内,修鹇看着他许久不动手,又替他打开口袋,说:“吃呀,我跑了三条街买的呢,黑灯瞎火的。”赵宽永就这么被修鹇用叉子喂了一口蔬菜沙拉,修鹇盯着他咀嚼,然后动动喉结把食物吞咽下去才满意的放下叉子。
赵宽永坐到自己的转椅上,修鹇坐在他旁边,脸都要贴上去了,“宽永,你还生气呢?”
“我什么时候生气了?”赵宽永自顾自的玩起手机,修鹇轻笑,露出好看的牙齿,黑影在他脸上嵌上酒窝,他起身撑在桌子上,把赵宽永禁锢在桌子和他自己之间,赵宽永一愣,在屏幕上滑动的手指都停下来。
修鹇俯身亲吻赵宽永后颈和衣领的交接处,鼻子里喷出的热气快要烫伤赵宽永,修鹇故意压低声音,轻轻在赵宽永耳边道:“想要,宽永老师。”


请继续

https://shimo.im/docs/t7JxXjb6RsE946dL

(长命百岁)


Free Talk.
感谢左祭司 停电这场我可爱了
写的可烂了 请图一时快乐就好